巨虧的酷派打起專利戰 是新盈利方式還是正常糾紛?

時間:2018/1/30 9:21:41 作者:王晶 責編:邱尹 原文:每日經濟新聞

在智能手機市場整體增速放緩的當下,危機感裹挾著這個行業里的玩家們,而曾名列“中華酷聯”國產手機第一梯隊的酷派集團被迫選擇了“盤活百億土地資源、猛攻美國手機市場”的求生之路。

在賈躍亭辭去酷派董事局主席職務并減持到不再是酷派單一大股東后,酷派的“去樂視化”能否讓公司改善業績?酷派在新局勢下有哪些戰略方向的調整成為外界關注的重點。2018年1月初,酷派ceo蔣超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酷派以后的戰略方向調整為人工智能,而基于酷派擁有的上萬件專利,下一步也會對相關公司發起專利訴訟。

1月26日,酷派公告小米等四公司因涉嫌專利侵權,公司將其訴至深圳中院。對此,有觀點認為,“繼訴訟小米侵權之后,坐擁上萬項專利的酷派或將走上專利盈利之路”。而酷派方面告訴記者,“本次訴訟就是正常的專利糾紛。”

酷派打響專利訴訟第一槍

國產手機行業正在經歷前所未有的動蕩。根據1月26日canalys發布的一份最新統計報告顯示,2017年,中國智能手機市場首次出現年度總出貨量下滑。2017年,中國智能手機總出貨量為4.59億部,下降幅度為4%,尤其是第四季度下降幅度最為明顯,出貨量為1.13億部,下跌幅度達到了14%。

而作為一家老牌的手機廠商,酷派的境況令人唏噓不已。公開資料顯示,宇龍計算機通信科技(深圳)有限公司創立于1993年4月,是酷派集團有限公司的全資附屬子公司。宇龍通信2004年推出全球首款gsm雙卡智能手機酷派828,2005年推出全球首款cdma/gsm雙模智能手機酷派858以及全球首款cdma/gsm雙模雙待智能手機酷派728。發展至2012年,宇龍通信在保持國內3g市場份額排名第三的同時,酷派也登上了全國整體智能手機市場排名第三的位置。

但近年來,酷派的日子并不好過。繼2016年巨虧42億港元后,酷派集團在2017年8月15日發布的公告顯示,公司經營未有改善,仍處于持續虧損狀態,基于對集團未經審核綜合管理賬目的初步評估,集團截至2017年7月31日的營業收入約為27.16億港元,同比下滑約52%。

隨著“盤活百億土地資源+猛攻美國市場”的策略,酷派與幾家銀行之前的債務官司已經解決,但在手機中國聯盟秘書長王艷輝看來,業績巨虧仍然是酷派眼下自救最棘手的。“對于酷派來說,資金是首先要解決的問題,資金是酷派活下去的基礎。”

2018年1月初,酷派ceo蔣超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酷派以后的戰略方向調整為人工智能,并將運營總部和研發總部逐步美國本土化,致力發展海外市場,中國則主要作為制造基地而存在。此外,蔣超還透露,酷派在手機行業的專利數一直是排名第一,差不多有10000多項專利。“現在很多公司在盜用或者竊取我們核心的技術和專利,下一步我們會對一些相關公司進行專利訴訟。”

1月26日,酷派用行動證實了蔣超的發言。酷派集團發布的公告稱,小米等四公司因涉嫌專利侵權,公司將其訴至深圳中院。

對此,記者注意到,外界形成了態度鮮明的兩大陣營。有人認為,酷派手機幾乎退出了中國市場,為了資金,繼訴訟小米專利侵權之后,坐擁上萬項專利的酷派或將走上專利盈利之路;但也有網友表示,酷派的做法就是保護知識產權,理所應當。

1月29日下午,《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聯系酷派方面了解情況,酷派回應稱,本次訴訟肯定不是為了盈利,目前酷派大多數手機業務都在海外,而歐美市場對專利非常重視,稍有不慎就會面臨專利訴訟。因此,酷派在進軍美國市場時,也要不斷和美國運營商之間明確酷派的專利歸屬權,本次訴訟就是正常的專利糾紛。

專利訴訟的時代已經來了

在手機中國聯盟秘書長王艷輝看來,專利侵權訴訟已經成為國內手機廠商常見的問題,酷派通過專利訴訟的方式進行盈利不太可信。“其實,手機廠商被告也不是一件壞事,這些訴訟對國內整個專利產業來說其實是件好事。而擁有專利和合理合法的專利戰略,及建設一支強大的專利律师團隊仍是國產手機廠商發展道路上亟待解決的問題。”

值得一提的是,最近幾年,與國外“戰場”上蘋果與三星、蘋果與高通等科技巨頭之間因專利大戰打得如火如荼相比,國內市場在專利方面顯得風平浪靜。即便是在專利訴訟上非常積極的蘋果,其與三星的專利戰在美、韓、日、歐、澳等多國和地區展開,卻始終沒有將戰火波及到中國。而其他國際廠商和中國本土企業之間的專利訴訟,無論規模和影響,都與歐美相差甚遠。

對此,王艷輝分析稱,主要是因為中國對知識產權侵權的判罰力度相對較弱,即使一方最終訴訟失敗,所受處罰也比較輕,相反,起訴方可能還要面臨巨額的訴訟費用,這種投入產出上的不合算,成為海外專利擁有者在中國使用訴訟手段解決專利授權問題的主要障礙。

不過,隨著人們專利訴訟意識的覺醒,我國專利訴訟的客觀條件也已逐漸具備:高層在不同場合多次強調了知識產權、專利的重要意義;專門的知識產權法庭也在北京、上海、廣東陸續籌建和設立。也就是說,“免費午餐”要結束了,專利訴訟的時代已經來了。

分享:

相關內容

應用推薦

關注我們

關注微信公眾號,了解最新精彩內容

最佳射手客服